张掖视听网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张掖网  >  张掖视听网  >  金张掖周刊  >  木塔风铃

雪恋

2018年02月07日 15:03   来源:

  “忽然下的一场雪飘的那么纯洁,将我埋葬在你的世界”,这首歌像流水一样漫过我的心扉,勾起了我雪藏已久的思绪,楼上看山,城头看雪,灯前看花,舟中看霞,这些仿佛都是前世的景。

  塞北的雪,我轻轻的唤,这个寒冬始终没有出现,今晨与雪相遇,我想这便是我今生要了的情,要还的愿。唤雪的时候,害怕吵醒沉睡的精灵,落雪的时候,它的声音清脆婉转,令人酥软。下雪天,喜欢静静望着大地,白茫茫一片,甚是喜欢。

  古有渊明以菊为知己,子猷以竹为知己,濂溪以莲为知己,米颠以石为知己,灵均以香草为知己,而今鄙人想以雪为知己,不知是否妥当。

  雪未至时,我淡定自若,苟阅四时,怅于扉页,却寂寥孤冷,有远之思念,在叶中鸣。

  雪来时,我内心汹涌,情愫款款而动,流年暗换,欢娱苦短,梦里依稀相见,秋波流转,让我忘怀又陶然。

  那年的冬天,于雪中追忆流年。看祁连的雪山绵延,如佳人的眉黛弯弯,那一刻,我才明白这里才是塞上江南,七彩丹霞羞红了脸,擦拭着粉霜淡淡;皇家马场奔腾的马儿,在银色的原野上驰骋出现。在雪中,幸福送走了远山,倩影却在寒风中凌乱。

  昨宵夜半,似觉枕上相见。

  我辗转,亦慨叹,风尘中雪花不变的容颜,如清丽出水的红莲。

  我镇定,亦慌乱,黑夜中朦胧的眼,还有遮不住的困倦,肆意的蹿。

  晨起,微寒,穿的甚是单。凉飕飕而又漫天舞动着洁白羽翼的雪花,给冰冷地大地穿上了银装,不经意间,将张掖点缀成了如诗画卷,人在景中,但却割不断对雪强烈的眷恋。

  “风里闲竹摇凤尾,雪近冬青闪白凌”。仰时白雪满眉目,俯而飞絮盈头白。好一场迎春瑞雪,一朵两朵千万朵,雪压寒枝低,风卷林啸,雪舞寒江远,摇荡乌蓬船,天气冷,人罕至,万籁寂静,只闻雪之簌簌声,此乃柳雪:“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张掖之雪,使人枕于清新空气之中,霎时觉得神清气爽,此雪,疏于夜半,浓于冬之晨,由稀至密至愈大,愈密,须臾即漫天皆白,万物尽白掩,人被风雪撵入室里,户外惟不倦之风,而雪犹在缠缠绵绵。晨雪落寞,耳闻犬吠,亦听不真切,行于道路,傥有顽劣之小雪纷扬于天地,轻缓有度,譬如舞也。雪之状或针,或如落叶,有者,如碎纸片,煞是好看。落在脸上,如受一香吻,滋味甜甜。树叉间,点缀着银花儿,蓬松、沉甸甸,如初出炉之新鲜奶油蛋糕,惹人垂涎。眺望远方的田野,仿佛铺上了一层薄薄的毛毡,万物在此冬眠。

  很多时候,我的脑海会浮现无数画面,在诗意的画舫,舞动绵忆的剑,飞雪饮罢,采撷一朵雪花,簪在我的胸前,守住我对雪的思念,好让它不要间断。我愿和雪做那并蒂的莲,生生世世,纤尘不染,我拿五百次的回眸,酝酿我的不舍,乃有思,飞雪遥寄,我的眷恋。

  雪之飘渺,轻轻散落于发丝与指间,风飘雪舞,犹是天女散花纷乱,卷之寒,大雪之日颇感落寞,寂寥矣归,漫天之雪飘混沌之地,漫矣人间。

  感怀的时候,我总是盈盈顾盼,因为我说过,如果未来有缘,我还要和雪携手还那江南的愿,此生不变。

  又见雪紧,纯白如莹,如晴天云俗,翱翔满天。待睡数世纪,于雪中漫步,独自呓语,在氤氲着萧瑟气氛的润泉湖畔,思绪漫卷,今生最美的遇见,冷暖摇曳了诗篇,泪下潸然。

编辑:金张掖周刊
张掖视听网

张掖视听网中国张掖网LOVE张掖APP

  • 微信搜索“爱张掖”

  • 微信搜索“中国张掖网”

  • 扫码下载“LOVE张掖APP”

张掖广播电视台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6-2018

陇ICP备14000026号

甘公网安备 620702020001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