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掖视听网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张掖网  >  张掖视听网  >  金张掖周刊  >  木塔风铃

陈年旧事

2019年01月10日 08:39   来源:

  那是一头性格刚烈、富有传奇色彩的枣红骒马。它是母马,但从未下过马驹或骡驹,身为雌性,干得却是雄性的活,它是社里的辕马。七十年代,农业社里的皮车要有一匹高头大马来驾在辕里,控制车的方向、快慢、行停。这辕马是皮车的灵魂所在,它主宰着车子的命运,尤其是走远路和拉重东西时。

  枣红马是个非常出色的辕马,真可谓是百里挑一。它在队里只认一个车把式,那就是郭爷,只要郭爷使上它,它才顺顺溜溜地让其使唤,让东走不会西行。郭爷就是它的亲爹,她是郭爷的乖女子,很体贴郭爷的,郭爷一个口令它就很顺从的执行,从不拗郭爷的性子。

  枣红骒马也是一个优秀的领导者。每当有在拉车时不出力的牲口,它便在解套休息或吃草料时收拾那些偷懒耍滑的牲口。它比一般的骡马高一头,对那些拉车捣乱的牲口是又咬又踢,直到对方臣服为止。

  这是一匹好马,简直就是生产队的活宝贝。人们一提到枣红骒马,嘴里乐滋滋,心里甜蜜蜜,脸上是笑喜喜,竖起大拇指,赞不绝口!可就是这样一匹好马、烈马,在一次出公差时却不幸殒命。

  那是一个秋天的早晨,传来一个不幸的信息,说枣红骒马没了,全队的社员都沉浸在极度的悲痛之中,我们队的上空,都像布满了阴云,人们脸上都是阴云密布,见了面都唉声叹气,像死去了一位爱戴的大英雄一样。

  据说大队要重修学校,挨我们生产队去拉煤,煤还在祁连山深处,得头天去,第二天才能回来。于是队里派了郭爷去了。郭爷邀上牲口出发了,套得是全队最出色的骡马,毕竟代表的是一个队最先进的大型运输工具。全车的行头都是新的,包括皮套绳、马鞍子、铁嚼子、马架板、马扎圈、皮肚带、马鞭子、车挂木、挂木绳、刹车杆、芨芨草高圈巴,为出这趟公差,郭爷做了一个星期的准备,车里还放上路上吃的干粮和水壶。

  郭爷到大队领了十几块钱的煤钱,便驾着皮车红光满面地出发了。能为大队拉东西,是一个生产队赶车人的骄傲,心里美滋滋的,在空中放了几个响鞭,牲口便迈着轻快的步子上路了。

  第二天,郭爷顺利地装好了车,便使着牲口返回了。下了最难下的大十转坡,又经过了马莲滩,过了冰沟梁子,又过了西沟叉子,还走过了野牛沟,又转到了大生滩,下了石窝浦,出了大野口口门子,要过一道大野口河,河水很深,水刚从山里流出,也很冰凉,郭爷虽是好把式,但也心里有些发怯,心想千万不能有什么闪失。郭爷便使皮车下了水,车在水里大半个车身都没到水里,套在前面的四匹骡马也全身没入水中,高高仰起头吃力地拉着车,枣红骒马个儿大,身架骨高,还稳稳地驾在辕里,鼻孔里喷着气,慢慢走着,就这样平稳地过了河,是有惊无险。郭爷也松了一口气,让牲口们歇了一口气,他也吃口干粮,喝点水,便又上路了。他使着车终于上了张民公路,路况比先前好多了。就在这时,后面来了一辆东七五大拖拉机,鸣号让皮车让路,郭爷正准备让路,不料前面的骡子哪里听过这么大的喇叭声,便放开四蹄,朝前直冲,又是下坡路,那里控制得住,于是郭爷赶忙刹挂木,就那么背时,这挂木经水一泡,固定挂木的生牛皮也成了松筋,挂木上了锅楼,控制挂木的绞杆也失了灵,丝毫不起一点作用,枣红马在辕里也下死力往后缩,前后蹄死死地蹬到地上,但前面的骡子就像发了疯,一直往前冲,枣红骒马使出全身解数也无济于事,枣红马的四蹄在路上划出了几道小沟,还有点点血痕,事后还发现了路上划过的小沟上有马蹄上的毛皮与蹄甲皮,因枣红马屁股后缩时吃进车排子的前辕横木下,后胯的五叉骨全给压塌了,辕马被拖在车排下,后楼被地皮擦得血肉模糊,后窍里全是血水,等郭爷倒挂在挂木绳上用手把挂木复位刹停车时,枣红马已怏怏一息了,只有出的气,没有吸的气了,眼睛里流着泪,嘴里全是白沫了,快不行了。郭爷这才回过神来,不顾全身是血,抱住红骒马是嚎啕大哭,这下他可活不成了,是他把红骒马给祸害死了,他觉得天旋地转,便昏了过去……

  等他醒来时,自己已躺在自家倒座的炕上,三天三夜滴水没沾牙。这时他听到队里的喇叭里杨队长用嘶哑的声音说:“社员同志们,十点钟到场上分肉……”我们那时只有过年时队里才杀两三只羊和一头猪分给全队四十几户人家每家一抓抓肉,算是对全队社员的犒劳。听到分肉,郭爷叫了一声:“我的枣红马呀……”又背过气去。

  晚上各家各户都含着眼泪吃着红骒马的肉,在物质极为匮乏的年代,本不该吃的肉,人们也不得不忍痛下咽。

  不过在听到枣红马拉死的消息后,人们都哭了,尤其是老人竟然是捶着胸、顿着足大哭,比死了爹娘还伤心!

  再后来还有人建议逮捕郭爷,说他祸害死了枣红马。 唉,我的枣红马呀!

编辑:金张掖周刊
张掖视听网

张掖视听网中国张掖网LOVE张掖APP

  • 微信搜索“爱张掖”

  • 微信搜索“中国张掖网”

  • 扫码下载“LOVE张掖APP”

张掖广播电视台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6-2018

陇ICP备14000026号

甘公网安备 620702020001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