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掖视听网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张掖网  >  张掖视听网  >  金张掖周刊  >  木塔风铃

童年趣事

2019年02月14日 08:49   来源:

  穿新衣

  过年的习俗有很多,要放那响彻天宇的连天爆竹,还有那家家都有的团圆温馨的年夜饭,更有一项不可少,那就是过年穿新衣。寓意着:新年新衣,辞旧迎新,万象更新。

  小时候,腊月一到,我便开始掰指头算计过年的日子,因为过年有新衣穿。那时候不论谁家的孩子,拥有一件新衣服,便是儿时过年最大的愿望。可是在我的记忆中,那个时候基本上家家户户孩子都很多,父母在生产队干活,一年到头,除了分些粮食之外,年底基本上找补不了多少钱,所以也为孩子们做不了多少新衣服。很多时候,过年穿新衣服的愿望并不是每年都能实现。一件衣服,老大穿了老二穿,老二穿了老三穿。许多人的衣服都是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烂了,补丁上再贴块补丁,照穿。

  那个时候,我们家的情况是,每年夏天刚过,父母就开始准备孩子们过年的衣服了,白天他们拼命劳动挣工分,晚上收工回来母亲还要在煤油灯下,纳鞋底、做鞋帮。她要让孩子们过年的时候都要换件衣服,或穿双新鞋。做衣服,首先是买布料,为了能买一块中意的布,母亲不知要跑多少趟商店。然后准备好布票和钱,早早地去排队。等到布料买齐了,母亲就琢磨找谁剪裁。有的时候,买的布料太紧,腰里就找一块颜色接近的布料接上,裤腿内侧也要贴一个边。有的时候,母亲直接将哥哥们穿过的衣服拆洗重新裁剪,她自己就为我们做好了合身的衣服,虽然衣服颜色旧点,但对我们来说,还是非常高兴的事儿。

  忽如一夜春风来,上世纪80年代初,服装店遍地开花,衣服的样式、颜色也发生了变化,买布也不用布票了。原来是一年到头只有春节才能穿上新衣服,时代发展了,人们对穿新衣已是一件很平常的事,只要开心,只要愿意逛街,不管是哪个季节,不管是何时何地,我们都可以穿上自己满意的衣服。

  过年穿上新衣,更寄托着一种新的气象,更换着一种新的心情,包含着一种美好的寓意。杀年猪

  在农村,有宁可穷一年,莫可穷一节的说法。逢年过节,在我的家乡,人们可以没有鸡鸭鱼肉,但不能没有大肉。有的人家家庭经济条件比较好,一进入腊月,早早就要将自家养的猪杀了供孩子们大饱口福。而有的人家,则要迟一点,大约过了农历小年,才去做这事,而更多的是几家联合起来杀一只猪,够用就行。杀了猪,拿了肉,不光是过年要吃,还要将肉削成一条一条的,拿回去平整地放入柜里,冻好,过年走亲戚时要当礼品用的。

  吃着自家杀的猪肉,感觉这肉也比买来的要实惠。那猪多是用粗食、土办法养大的,饲养时间长,肉也厚实,炒菜做饭,一股香味飘过庭院,久久回荡在大街小巷;吃在口内,香味满嘴,下咽,荡气回肠,那个美,其乐无穷。现在来说,那就是真正的绿色、环保食品啊。

  那个时候,家家户户大多都养猪,过年不杀猪的人家,大致是猪还有更大的用场,或留作儿子娶媳妇办喜事用,或留作老人去世用,或要建新房用等等。杀猪的时候,是少不了屠家的,然后还要找来左邻右舍有力气的小伙子们帮忙。一刀捅过去,猪呼哧几下没气了,然后就在很大的缸内放入沸水,由小伙子们将死猪绑在杆子上,两人抬着,上下来回在缸内水中晃动,等在沸水中将猪烫得差不多了,抬出来横在缸口,人们围上前去,三下五除二就将猪毛拔净了。接下来,将猪吊在早已放好的梯子上,由屠家开膛破肚。除了肉,猪头、猪蹄、心脏、肝、肺、肠、肚等洗净后全都可以留作过年入菜食用。

  猪身上有很多脂肪,与肉或肠相连的肥油可以撕下放到一块,等闲了的时候,可以炸成油。那个年代人们常常这样说,用猪油拌上热面去吃,干起活来有劲。此外,还可用炸的油与面掺合做成油面,当成油茶去喝,炸过的油渣儿可以包包子、饺子,还可以干吃,都是挺香的。

  那个时候,正因为村里杀一头猪不容易,所以村里把杀猪看成是比过春节还重要的头等大事。从猪长到八、九十斤就开始盘算,大人们就会经常来到猪圈查看。有的家庭,比如一年内连续有几起大事,更是提早就做出了计划。没钱去买肉,只能自己省吃俭用,多饲养几头猪。

  村里人厚道,到杀猪的这天,主人家都要把族里或好邻里的长辈接到家里吃一餐,这些长辈中不能来的,主人要割些肉,送上门去。除此外,亲朋好友也要送上一份。往往一头猪,宰了八九十斤肉,送的就达二十斤。一是送去解解馋,二是还情。别人家杀了猪也给你送了,你也得记着点人家的好才是。其实,这也是村庄里一种不成文的习俗。当然不是每家都送的,那样的话一头猪也不够。村庄里穷,平时没有往来,只有这时候才显出邻里之间的亲密。这种亲密其实也不是半斤肉的事,但村庄的人实在,他们就是要把这种邻里间的和睦用半斤肉来加以确认。

  现在,人们经济水平好了,对吃肉这件事来说,过日子就如那个时候过年。想吃肉随时去超市或市场都能买到。但过年的时候,个别人家仍能吃上那种土圈养的猪,那个味道真是香的纯正,吃来咂舌,让人不由想起了那个年代。年夜饭

  除夕这一天吃的晚饭,叫年夜饭。

  年夜饭非常重要,许多地方把年夜饭也叫“团圆饭”或“合家欢”,是重要的一次家庭聚会。这顿饭是一年中最可口,最香甜,有时也是最昂贵的佳肴。大盘小碟,依次摆开,全家人围坐在一起,看着中央台春节联欢晚会,共享美酒佳肴,共同辞旧迎新,彼此亲密地环望一眼,祝福吉祥,是世间最温暖也最为幸福的时刻。特别是老人,家人的团聚令他们在精神上得到安慰与满足,看着健康的儿女,望着活泼可爱的子孙,老人的笑容比任何时候都舒展,温馨。

  小时候,年夜饭吃的所谓好东西,在今天的饭桌上平常的不能再平常了,天天都是可以吃得到。可那时不行。

  除夕之夜,无论相隔多远,工作有多忙,人们总希望回到自己的家中,吃一顿团团圆圆的年夜饭,见一见朝思暮想的亲人。因此,年夜饭成了召唤人们回家的信号、灯塔,这顿饭的许多菜名都以“团团圆圆”、“阖家幸福”、“鸿运当头”等命名。

  除夕晚上吃饺子,好多人家还会将用开水消了毒的硬币,随馅包进饺子里去,谁吃到了,还预示着来年有福气,财源茂盛。再就是“鱼”,这也是年夜饭必不可少的,寓意着“年年有余”。如今的农村,年夜饭丰富的很,大肉、牛肉、羊肉、鸡鸭鱼肉色香味美,白酒、红酒、香槟酒醇香诱人,还有各种油炸食物、过年的馍馍更是引人流涎,干果类的各色喜糖、巴旦木、夏威夷果、甜杏仁、开心果、松子等应有尽有,水果类西瓜、苹果、香蕉、香梨、葡萄、桔子各样齐全,一点也不比城里的差。 “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渐渐的,人们话多起来了,耳根红热了,猜拳声大了,除夕的欢声笑语,掺和在这年的味道里,年夜饭已经远远超出了单纯的食欲诱惑,人们更在乎、更眷恋的是那份亲人之间的亲情感,以及年夜饭所带来的家的温馨,就在春晚和亲人们自编自导的这出节目里荡漾开去,直到农历新年的钟声响起,还久久回荡在时空里,留驻在人们的心田里。(南山子衿)

编辑:金张掖周刊
张掖视听网

张掖视听网中国张掖网LOVE张掖APP

  • 微信搜索“爱张掖”

  • 微信搜索“中国张掖网”

  • 扫码下载“LOVE张掖APP”

张掖广播电视台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6-2018

陇ICP备14000026号

甘公网安备 620702020001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