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掖视听网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张掖网  >  张掖视听网  >  金张掖周刊  >  木塔风铃

人间瑶池海潮坝

2019年05月22日 15:46   来源:

  远眺祁连山,它像西部刚阳的男子汉,裸露的躯体坦荡在天地之间,粗犷的身体曲线清晰分明,让人着实感受到了雄性的坚强和豪放。即便是炎热的夏日,那山顶覆盖的白雪,会使你干渴的心灵进入到清凉的世界。那终年不化的积雪是一座天然的水塔,也是河西走廊人民生命的源泉。走进祁连山,它的臂弯里,徜徉在雪峰线下延绵的山峦,被郁郁葱葱的松林覆盖着。蜿蜒起伏的山峰,像端庄的少妇裹着绿色的裙装,在静静守护着这片圣洁的土地,守候着心中的挚爱。那一片片经雪水滋润,日月光照,星辰沐浴的草甸牧场,仿佛少妇长长的裙摆,在山间飘逸飞舞。

  和青藏高原分手后的祁连山,拐了一个弯来到了河西走廊,它把一块块巨石耸立在民乐最南端的扁都口,那突兀的峭壁,如仰天长啸的虎豹,使人望而却步。一路蜿蜒而下的山峦延伸到民乐中端时,它的海拔逐渐增高,在主脊线雪峰海拔4500多米境内,那些高高低低的山峰,被高原云杉,松柏和各种植物覆盖,少了峭壁嶙峋的峥嵘,多了秀丽端庄的娴熟,如一位成熟、稳重的少妇,偎依在大山的怀中,徜徉在民乐大地的西端。从雪峰融化的雪水撞击着山崖石壁,一路奔涌而下,在山涧流淌的溪水,吟诵着千年的歌谣,叮叮咚咚,述说着经年流淌的故事。

  娘娘山是海潮坝一道极美的风景,可以注释的只有传奇的色彩和故事内含的真正意义。拨开萦绕在山顶的云雾,阅读感人的情节,流传尘世的传说感动着一代又一代后来人。

  山上四季长青,似三位女子的身影对着宁静无语的雪峰静静地守候,痴痴地等待。她们在等待何人,又在为谁守候呢?

  很久很久以前,在祁连山下的一个小村里,生活着一家人,夫妇俩养育了三个聪慧的女儿,他们一家靠大山的恩赐,砍柴、放羊、喂牛、耕种、养鸡、纺线,日子过得滋滋润润,舒心惬意。夏日的一天,干完庄稼活的男人回到家里,叮咛妻子照顾好女儿,他准备进山放牧。

  那是一个让一家人永远难忘的日子。一大早起来,树上的喜鹊唧唧喳喳叫个不停,就连那些麻雀也在院子上空扑棱棱地打着转儿,闪着小翅膀,一会飞在房檐上,一会落在院子里,唧唧唧来凑热闹。男人蹲在院子里收拾行囊,三个女儿进进出出忙碌着。从厨房里散出的淡淡烟雾,和着清香的煎炸味,弥漫在小院中,风箱有节凑的呼哧声,那柴草燃烧的火苗,吐着红红的火舌在灶膛里跳跃着,女人的脸被映得通红,大滴汗珠顺着脸颊向下滚落……

  一家人拥簇着男人,朝着进山的方向前行。驮着行李的马,好像感觉到了别离的惆怅,它一反往日弹踢,尥蹶的燥脾气,一直低着头跟在主人身后,嘚儿,嘚儿轻轻走着,唯恐惊扰了主人的谈话。走在路中央的牛们更乖,它们改掉了平时顶角,对峙的争斗,低生闷气地顺着土路径直走,驮在它们背上的黑毛褡裢显得很沉很重,牛们格外小心,想必它们明白,它们驮的不仅仅是食物,而是一家人的嘱托和牵挂。

  男人沿着虎刺河进山了,三个女儿跟在爹爹身后,目送着那渐行渐远的身影成为一个小黑点,随之融入苍翠绿色的大山之中。

  在虫鸣鸟叫,庄稼噌噌的拔节声中,夏季倏然而过,成熟了的庄稼无期而至来到了秋的身边,可进山放牧的男主人却杳无音信。娘们四人从黎明盼到黄昏,从日升等到月落,灶膛里的火灭了再生,锅里的饭凉了再热,然而门外只有清风呼啦啦吹过。三个姑娘每天去村外,伫立在对面的山坡上向雪山深处眺望。日复一日,风雨无阻。她们从花开等到花落,从春草发芽等到白雪落地。在年复一年的期盼与等待中,三个姑娘坚持心中不灭的希望。太阳被她们的行为感动得忘了归期,月亮、星辰为她们的执着抛开禁锢,早早挂在了天边,驱赶黑夜罩在她们心头的阴霾。

  三位姑娘每天面对泛着银光的雪山,孝心不变。有一天“走出天庭的西王母,”俯首大地,再次看到了姑娘们翘首企盼的身影,她一声长叹,用手指轻轻一弹,三姊妹顿时变成了一座秀丽的山峰。村里的人们为了纪念三姐妹,就将此山称为“娘娘山”。

  海拔3500多米的娘娘山和高耸入云的祁连雪峰遥遥相望,相依相守。袅绕在娘娘山顶上那层轻薄的雾终年不散,像有人精心为她披的面纱。晴朗的夏日,若在清晨和雨后,漂浮山间洁白如絮的云朵,一团团,一朵朵,一会相聚,一会散开,有的如小兔,有的如羊群,有的如巨龙奔腾,锐利的山峰在云海间兀立,犹如画中仙境。

  山间谷地的虎刺河,躺着巨大和碎小的石头,它们被河水冲洗得圆滚、润滑,湍急的雪水从春流到夏,从夏流到冬,即便是隆冬严寒,在封冻的冰层下依然有水流动。河岸两边皆是茂密的灌木,高山柳、露梅、鸡儿,花楸等。坐在此地,听急转直下或是淙淙潺潺的水流声撞击石头的惊呼声,听蓝马鸡,雪鸡等断断续续求偶的歌声,听雪豹、马鹿、青羊、猞猁窃窃私语的嬉笑声,仿佛还有夫妻缠绵的轻声低语。

  然而大山也有暴躁如雷的时候。那桀骜不驯的傲慢,使得人类一时难以驾驭它。翻开民乐的历史,二百多年前的洪水已将记忆淹没,留下惨痛的教训,令后人对雪山肃然起敬,低头反省。

  那是清乾隆二十五年,祁连山一声怒吼,山洪携带着巨石飞流倾泻,虎刺河水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惊呼着,咆哮着,冲破重重阻碍,摧毁堤坝漫延而下。下游河堤两岸居民的生活和生命受到了威胁。甘肃道输德会同东乐县丞李永熙亲赴河畔察看水情。当他们登上虎刺河岸边的高山,那绵延葱郁的苍翠松柏,飘摇着墨绿,像绿色的大海,山风吹来,涌动起绿色的浪潮,一幅大海的壮观画面定格在了他们的视线里。从此,恐怖的虎刺河变成海潮河,后来人们在河里筑堤垒坝,海潮坝由此得名。

  然而名副其实的海潮坝从建成水库后才美名传扬。海潮坝水库始建于1991年,1997年完工投入使用。大坝高75米,库容735万立方米的水库。气势宏恢的大坝横穿于两山之间,清澈纯净的雪水被收拢在水库内,像瑶池倾出的琼浆玉液,在高山峡谷内荡漾;犹如上天捧出了一碗诱人的乳汁,送给民乐人民一碗清凉,让清凉和湿润注入在这片沧桑的土地上,滋润着大山的肌肤,催出了一山又一山的绿,泛出了一片又一片的温情,闪出一道又一道灵光。

  隐居在雪峰线下的大鹿沟,苍翠笼罩着环绕的山峦,蜿蜒起伏的山形,像一条盘踞在雪峰下的青龙,守护着祁连雪峰,守着幽静的山林。坐落在它怀中的青龙寺,落满了明清的古朴与厚重。历史已远去,留给我们的是时代的印迹和人类文明的象征,带给我们的是苍劲挺拔的绿意和千秋长青的圣果。在香火缭绕的肃穆中,人在心平如镜里,有一种远离凡世嘈杂的宁静,人与自然浑然一体,和睦相处。

  矗立于大坝4公里山峰上的海潮寺,在鲜花的拥簇中,像一位亭亭玉立的女神,踩着绿色的地毯,用温柔的眼神注视着这片美丽的山川。随着飘摇的缕缕青烟,尘世的一切烦恼都离你而去,身心的负担与疲惫荡然无存,身体的每一根紧张的神经渐渐舒缓。山风吹来,山坡上的树木、青草、野花跟着舞动起来,泛着绿油油的波浪,人在佛塔外沉思,心已贴近了佛塔。

  海潮坝,每座山峰上都有一个神奇的故事,每片森林中都有一个美丽的传说,每珠草叶上都挂着梦想的翅膀。那色的交融,力的张扬,美的和谐,是画家无法临摹的画面,是颜料无法调出的色彩。 在这山与水,天与人的天然相依相融的美丽地方,有叙不尽的传说,写不完的故事在心中流淌……(滕建民)

编辑:金张掖周刊
张掖视听网

张掖视听网中国张掖网LOVE张掖APP

  • 微信搜索“爱张掖”

  • 微信搜索“中国张掖网”

  • 扫码下载“LOVE张掖APP”

张掖广播电视台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6-2018

陇ICP备14000026号

甘公网安备 620702020001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