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掖视听网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张掖网  >  张掖视听网  >  金张掖周刊  >  木塔风铃

珍珠梅

2019年05月29日 10:35   来源:

  校园里的珍珠梅开了,开得不早不迟,不慌不忙,不蔓不枝。

  她不像是连翘、榆叶梅等,总是经不起春风的撩拨,一夜之间就占据了春天的地盘,似乎大西北的春天就写在她们的脸上;也不像是菊花,等到其他的花朵都隐匿了自己美丽的身影的时候,她才高傲地在秋天里绽放出大朵大朵的惊艳,似乎秋天的色彩都涂抹在她们的面颊;当然,她更不像是梅花,在雪花飞舞的季节里一枝独秀,那么孤傲的神情,注定了孤芳自赏。

  珍珠梅是花中最淡定的,是花中最沉稳谦虚的,不急不躁。她一直等到其他的花朵都妖娆得差不多了的时候,她才开始绽放,绽放得有条不紊。她不像是连翘,叶子还没有来得及生长,花朵已经迫不及待了,所以全然不顾叶子的感受,自顾自地开放着,等自己完成了开花的使命的时候,叶子才慢慢出来,她的生命无需陪衬,她很自我。所以一阵迎春花开,春天的脚步也就显得迫不及待了,这时候人们的眼球上挂满了那些黄灿灿、粉嘟嘟的色彩,春天似乎就在她们的容颜上粲然绽放了。尽管季节的交替不是那么泾渭分明,偶尔飘雪、忽然落雨,你感觉从冬到春,总是茫然而又懵懂,可是她们依旧是春天的使者。

  等到连翘、榆叶梅的花朵都藏匿在叶子身后的时候,校园里的丁香花就含蓄而又优雅地挂在枝头了。你看惯了那些明艳的色彩之后,忽然有一天花丛中看到了一树树的丁香花就那样矜持地挂在枝头,文雅的紫,柔和的白,纤细的花瓣,玲珑的花蕊,一簇簇,一朵朵,开得精致而又密集,可以说丁香花是“占尽风情向小园”了。色彩不明艳,可是足够抢眼;花朵不大,可是足够淡雅;花期不长,可是足够诗意,那浓浓的清香足以覆盖其他的花香,覆盖偌大的校园。当然这时候桃花、杏花也都在努力绽放,可是丁香花却以一种低调的奢华吸引着人们的视线,让人们浑然不觉冷落了其他的花花草草。

  有时候想想,大自然的花草和女人一样,总有些花草就是天生丽质,丁香花就是女人花,若是你走过她的身边,闻过了花香浓,别问她花儿是为谁红?丁香花的那份矜持,那份雅致,足可以惹恼其他的花朵,所以丁香花开放的季节里,周围其他的花草也卯足了劲开着,她身边的那些大朵的芍药,开得有些恼怒,有些肆无忌惮,真正叫着怒放的生命。可是,她们怎么开,丁香花不在乎,你张扬着你的张扬,我低调着我的低调。

  有时候,一场雨过,整个校园就像是一朵奇葩,各自花草竞相风流。这时候的丁香花一脸的悒郁,真像是结满愁怨的姑娘,也许有那么多的文字给她打底,她自然像是美丽而又才情满满的女子一样,有理由开得诗意盎然,有理由技压群芳。

  落雨的时候,我站在树下,忽然就涌动着一种恍如隔世的惆怅,似乎岁月的脸模糊不了她的容颜,丁香雨季,花自飘零,而自己就如一片细碎的叶子在寂寞中怅惘。滔滔逝水,匆匆流年,一场雨带走了那些紫色的细碎花瓣,亦带走了一段我生命中永远不会重来的青葱岁月。

  等丁香花凋零的时候,这时候旁边的珍珠梅开始不声不响打了一树的花苞了,如果不绽放,好像是结了一树小小的珍珠一样,感觉有点韬光养晦的味道,又好像在养精蓄锐。

  珍珠梅好像很知趣,知道自己和丁香花同时开放一定会受冷落的,等丁香花盛开的时候,她有条不紊做着铺垫,先让叶子成长,叶子像是柳叶,平整而又婉约,等叶子长得葱茏的时候,她开始悄悄打着花苞。花苞是一簇簇的,很精致,很小,似乎里面藏着细密的心事,就像是一颗颗晶莹剔透的绿色的珍珠挂满了枝头,圆润而又精美,像是盛夏的果实。慢慢的,好像是经历了好长时间的思考,她决定盛开自己了。在碧绿的树丛中,一朵朵,一簇簇,在渐暖渐长的光阴里,开出了一树清清爽爽的白色的花朵,一簇似乎就是一大朵,一朵也是一朵。修园玉树泛银光,远若珍珠近若霜。花影浮动微风起,吹开一树淡梅妆。这样的文字也许就是对她最诗意的注解。

  当然,这时候,校园里的月季花也开了,粉的、白的,有些卷卷掩掩,有些坦坦荡荡,可是即使就开在她的身边她也不恼怒,因为她以树的形象和她站在一起,她的花朵在绿树掩映之中就像是一串串小小的风铃一样挂在枝头,一阵风过,星星点点的花蕊随风而落,像是洒下了一地诗句。她盛开的时候,一簇簇精美的小花一点也不亚于丁香花,小巧的五片叶子像是梅花一样舒张,花蕊更是玲珑而又雅致,就像是一朵朵小小的梅花簇拥在一起。也许她的这个诗意的名字就是盛开前是珍珠的形态,盛开时是梅花的姿态,没有比这个名字显得更恰如其分而又诗情画意了。

  刚盛开的时候,远处看是一树的白花,好像是大朵大朵的花就那么诗意地挂在枝头,走进一看,一朵花又有若干朵小花簇拥着,开得热热闹闹,开得洋洋洒洒,像是芦苇的穗子一样,像是一首韵味十足的诗,每一朵花都是曼妙的文字;那大朵的白花就像是一本装帧精美的书中一幅幅精美的插图;又像是树丛中一张张诗意的笑脸在仰望着博大精深的夏天。光阴流转,渐渐地柔和的白就变成清淡的黄了,这时候的校园完全可以用姹紫嫣红来形容了,整个校园各种花花草草争奇斗艳,诗意得无与伦比。而这时候,她周围的月季花都仰起明艳的脸庞看着那一树树的珍珠梅。相比之下,月季花那大朵的花就有点憨厚了。也许是看到珍珠梅那样诗情画意,月季花黯然神伤,一阵风过,花瓣悄然凋零,似乎落下了一地的忧伤,一地的情绪。

  珍珠梅依旧次第开放,你也许等待着她凋零,如果花瓣也像是月季花那样落红满地,那一定像是夏日里纷纷扬扬落了一场雪。可惜,你等不到,她不凋零,即使有一天枯萎了,她们的色彩已经很黯淡了,她们依旧挂在枝头,只不过是改变了容颜,枯萎的花朵自然换上了秋天的装束,颜色由洁净的白变成了柔和的黄,在树丛中悄无声息回味那些灿烂的日子。我又想到“宁可枝头抱香死”了,她们也是一样,即使枯萎了也以绽放的形式彰显着自己的风采,即使有一天,叶子也被秋风卷走了,她们还是驻守着让自己生命绽放的那个枝头,不离不弃。

  她的花期很长,似乎整个夏天,她都在盛开。走过她的身边,一地的阴凉,一树的清香。她似乎说,我一直在勤勉地成长,努力的盛开,我愿意给漫长的夏日投下一地的清凉,何况,在夏日里,我是最富有的,因为我有满怀的珍珠。

  一树一树的花在这个夏日开得洋洋洒洒。我喜欢穿行在这些花木之间,嗅着淡淡的清香,喜欢在看那些树木把阳光剪成碎片洒下一地斑驳的树影,那时候,我的心是宁静的。喜欢看鸟雀们在树丛中嬉闹,也偶尔有蝴蝶栖息在枝头,似乎想和花朵媲美。那时候,我就想,如果是有月亮的夜晚,是不是也能欣赏到三五之夜,明月半墙,树影斑驳,风移影动,珊珊可爱的景致。可惜这样的景致就栖息在我的想象中。很多时候,我还是看到了花开花落的模样。

  珍珠梅以丁香花的姿态诠释着菊花的精神。她的身上聚集了所有的花朵的美好品质和妩媚的样子。她的花朵开是开,落也是开;绽放是一种美,枯萎也是美。

  一年一年,校园的花朵们次第绽放着。也许有一天,哪朵花会忽然想起,在她们的身边曾经有过一个女子深情地凝望过她们美丽的容颜,在她柔软的视线里花朵们灿然绽放。想起我的是谁?是连翘?是丁香?是珍珠梅?我想一定是珍珠梅。

  我哑然失笑了,是哪朵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们把自己种在我的心里了,她们就是我生命中的暖,也是我的四月天。(吴晓明)

编辑:金张掖周刊
张掖视听网

张掖视听网中国张掖网LOVE张掖APP

  • 微信搜索“爱张掖”

  • 微信搜索“中国张掖网”

  • 扫码下载“LOVE张掖APP”

张掖广播电视台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6-2018

陇ICP备14000026号

甘公网安备 62070202000185号